九楼网首页 > 蓝楼素窗,阅尽一只夏蝉的倾世涅槃
蓝楼素窗,阅尽一只夏蝉的倾世涅槃
日期:2015-08    编辑:阿九    来源:网络
蓝楼上的朱雀彻夜哀鸣,上古的诅咒,穿越滚滚的浪头,九尾狐瞬间被斩了首。晓风明月,素窗凝眸,惟愿夏蝉破茧,剪一帧楼林纱帐,下葬这场末世苍雪。

  文/赤道蚂蚁

  寄一栏情话,许你万丈青山;你能否摘三支佛桑,吟我半个来生?

  我的前世,是一只出没宫廷的九尾狐。邙山以北,繁华集市的尽头,一泓深潭,万株香莲。我时常听见紫黛阁的窗棂上,彻夜飞出粉腻的带着些许绮色的话语。这并不是魔咒,它却惊扰了我流离失所的一生。

  有一年冬天,一场沸沸扬扬的大雪翻卷了整个京城,王子和公主们各自都在发生着故事,有人出生,也有人死去,落雪或是放晴,紫檀门外,依旧是繁华而又苍老的都城。

蓝楼素窗,阅尽一只夏蝉的倾世涅槃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男人似的。他拥着如云的妻妾,整日窝在暖暖的房子里,醉醺醺地啜饮着这人间至上的温暖。帝王之妾的仇怨真正走近我的时候,关于冬天的记忆,也仅仅剩下了一个女子如烟的名号。她是我的蝶儿,我爱了她整整八年。

  如今,这爱却被一辆华丽丽的马车碾压成泥。惊蛰前夜,玲香四溢的马寨坡上,我怀着一纸诏书离开了暗影重重的京城。

  他号称是所有子民的帝王。而我,一直将他幻做一剑飘红的那个傀儡。

  除非,我与他不曾遇见;否则,天诛地灭。

  当所有人敬仰无限的朝拜这个有着太多华彩的男人,我时常想起了童年在山坡上翩翩飞舞的蝴蝶,那双干净漂亮而又梦幻绮丽的翅膀,是我一生难以放下的夙愿,可是现在却被这个男人揉碎。

  他夺去了我的蝴蝶,我要取他性命。

  揉碎的命运,督促着一场蜕变。如果,爱还能继续,我甘愿变成一只鹰。

  你呢,是否还是盛夏的子夜花红?

  7月的宫城,九尾狐大开杀戒,帝王陨殁。

  属于我的蝴蝶,终是未能攀越后宫的铁网,她凄厉的哀嚎,撕裂了我潺潺的情思。有人施了魔法,漫天飞起苍鹰,满地飘起枫叶。风起云涌,末日来临。

  我听见声嘶力竭的蝉鸣划过天际,瞬间架起了光彩四溢的虹桥。

  爱,真的重新蔓延过来。

  而我,除了一朵云之外,什么也没有看到。

  夏蝉死后,焦渴的盛夏尘埃喝光了淮河的最后一滴水,这里重新回到了洪荒深处,等待我的却是那么盛大的一次遇见。我们都是生物链中最具适应能力的物种,玻璃纤维,或是棉麻组织,在匆忙交汇之后,竟然全都裂帛开去。

  我和另外一个熟悉的陌生人,一男一女,一胖一瘦,站在一座桥的首尾,两两对望。夜神涓涓而来,我借用一只鹰的瞳孔,再次窥见了一双鲜血淋淋的羽翼。

  沉甸甸的风夹裹着蝉鸣,从西边仓皇而来,又从东边顺势刮到了对岸,一些思念的气息隔着桥梁的石板和栏杆,细细碎碎的重复着前世的对白。长满水藻的河水里,朦胧的月色挤进葳蕤的亮光,我看见一袭飘动的红,在黑色的背景之下,煽动着一整夜的私语。

  蓝楼上的朱雀彻夜哀鸣,上古的诅咒,穿越滚滚的浪头,九尾狐瞬间被斩了首。晓风明月,素窗凝眸,惟愿夏蝉破茧,剪一帧楼林纱帐,下葬这场末世苍雪。


蓝楼素窗,阅尽一只夏蝉的倾世涅槃
  • 相关阅读
  • 本类最新
  • 娱乐
  • 影视
  • 旅游
  • 明星
  • 美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