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楼网首页 > 冀玉华:与快乐相守
冀玉华:与快乐相守
日期:2015-04    编辑:阿九    来源:网络
用冀玉华自己的话说——我不是最漂亮的,也不是能力最强的,名气也不够大,但一路走来,只感觉心里很踏实。“我一直觉得自己挺幸运的,生活给了我太多的友善和关爱,我真的
  中央电视台有400多个栏目200多个主持人。用冀玉华自己的话说——我不是最漂亮的,也不是能力最强的,名气也不够大,但一路走来,只感觉心里很踏实。“我一直觉得自己挺幸运的,生活给了我太多的友善和关爱,我真的很知足,而且常乐着。”话说完还不到3秒,她立即反问我:“这样是不是太消极?”和冀玉华聊天时,她多数时候的温婉细腻会让人想到南方的水,只是不时在她脸上洋溢的灿烂的笑容才会提醒你——其实她是一个热情率真的北方女孩儿。我很难用准确的词汇来描述她的个性,她时而是一个充满着知性魅力的央视主持人在和你探讨着生活中“圆”(她的小名)的哲学,时而又觉得你面前坐着的是一个依然带着童真幻想的女孩儿在和你说着她的小秘密和伟大梦想。但是她说的每一个字都会让人觉得她是在由衷地向你倾诉,她的每一个眼神中都充满了真诚。在主持这条路上,冀玉华前进的步伐不见得有多么迅速,但踏出的每一个脚窝都显得坚实而有力。“央视,等我,有一天我会来”
在高考填报志愿时,冀玉华选择了电视编导专业,在她看来,电视是一门浓缩了自然之奇与人文之美的艺术,“我喜欢神秘而美丽的东西。”而她的多才多艺也帮助她更适应这一专业和未来职业的需要。冀玉华上学时每年都在古筝、游戏、声乐、演讲比赛中拿奖更成为了定期送给妈妈的礼物。也许是这个校园里的小才女注定不会隐于幕后,原来学习电视编导的她,与主持结下了不解之缘。大学四年里,冀玉华就开始主持两家省级电视台的三档专题节目,她还经常在省市大型晚会上展露锋芒。
大学四年的主持实战,让她确定了自己的人生目标,也使她的主持功底逐渐扎实。“我尝试过不同类型的节目,从经济到娱乐,从专题到晚会,从访谈到新闻播音,就在这不断的角色变化中,明确了自己更适合什么样的节目,更需要什么样的主持风格。”一个美丽的梦正在她的心里涂满色彩……带着对央视的向往和梦想,2000年的“五一”,冀玉华和几个同学到北京来旅游。在临走的前一天晚上,她非要到中央电视台来看看,就想亲眼观瞻一下中央电视台的大楼,然后在台门口留张影。“当时我站在中央电视台的门口,特羡慕地看着一个个拿着‘台证’可以自由进人中央电视台的前辈们,心里暗暗地对自己说:央视,等我,有一天我一定会来!”旧事重提,冀玉华笑着说,后来才知道那天照相机压根儿就没上上卷。
“做这样的节目是一种快乐”
幸运之神永远眷顾有准备的人。2000年9月,中央电视台举办了“荣事达杯”主持人大赛,那个时候还没有大学毕业的她,第一次站到了央视的舞台上,也正是从那时起,更多的观众认识了那个21岁的清纯、自信、热情、干练的冀玉华。
在那次历时半年的比赛当中,闯过了文化笔试、英语考试和多轮让无数人败走麦城的实战比赛,最终冀玉华从3000多名选手中一路跻身到第5名。也因此,在毕业时,她幸运地被中央电视台正式录用。
到中央电视台工作后,冀玉华主持的第一个节目是科教频道的《家园》。节目是以“文物”作为总体定位,讲述我国五千年的沧桑历史及厚重的民族文化。她说,在历史和文化之间,自己不只是一个体验者,也是一个思考者。两年中,她阅读了有关历史、艺术、建筑、文化等专业书籍近130本,先后采访了专家近150人。而从那时起,冀玉华喜欢作为一个虚心的学生或是一个专注的倾听者,和这些大学者、大智慧家们,一壶清茶、两颗真心,面对面聊上一整天。“我经常开玩笑地说,自己在小小的20几岁的年纪里就经历了好几轮或平淡真挚或大起大落的悲喜人生,而且同时还免费读了两年的中国文化史的研究生课!那种对知识汲取的快乐用一个字形容就是——爽!”
2004年初,冀玉华开始主持《美术星空》,这个节目旨在介绍国内外的艺术和艺术家们。从古典的不同流派的绘画到新锐前卫的当代艺术,从雕塑、装置到多媒体影音,从外国的艺术经典到中国的美术史发展,节目内容跨越了古今中西。聊到这儿,冀玉华一险的兴奋:“做这种节目是一个很快乐的过程,有些东西如果不是节目要谈及,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主动去了解,可是我一旦在节目中知道它了,就会受益终生,哪怕是一幅画中的一抹红色。人不吃饭会饿,不学习就会变得傻傻的。人,总会有被掏空的那一天啊,不往里面补充东西怎么行呢?”看来,她也体会了学无止境。
“能健康地生活着,很幸福”
冀玉华与《健康之路》有着不浅的缘分。那是在刚参加完主持人大赛后,冀玉华曾在《健康之路》做过实习主持人。没想到3年后,她又回到自己的娘家。2004年7月,冀玉华开始正式主持经济频道每天直播的服务性节目《健康之路》。在这个节目中,冀玉华和国内权威的医学专家们,为观众普及医学常识,解决现实生活中的健康难题,有时还会带着观众一同去经历惊心动魄、生死一线的大手术。
由于是直播节目,刚刚接触的时候,冀玉华还真是有不小的压力。“节目上午播出,我怕睡过头就在床头搁了3个闹钟,还不算手机上定的时。最初一段睡眠很浅,经常梦见直播时间都到了自己还头没梳脸没洗呢,后来干脆就失眠了。人也一下子消瘦下来了。”差不多3个月过后,随着直播经验的积累,冀玉华的梦也越来越香越沉了,现在的她已经完全把直播当成是一种剌激和享受了。
“你想啊,我一边要听嘉宾的谈话内容,一边要听耳麦里导演的指示,一边还要想这时观众想知道什么问题了,来设计自己的提问,多带劲啊!”我彻底晕倒!“但最让我感触的是,我从来没想到人从出生到老原来会有那么多可能得上各种各样、数之不尽的疾病。每天看着节目里各种各样的病例,我都在想,每天早上睁开眼睛能够看见明媚的阳光、呼吸到清新的空气,能够伸手就触摸到爱人温暖的脸庞,能够和家人健健康康地生活在一起,这实在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了!”
现在的冀玉华已经在中央电视台工作快4年了,闲暇的时候,她会一个人到坐落在北京西城的后海,找一个安静的角落,享受湖面的舒爽和鸽哨的轻灵。闭上眼睛,微笑着面向太阳,将阳光收敛在纯净的世界里。就像她面前摆着的那杯雪碧,清清亮亮,只有微小的泡泡不规则地从杯底飘浮上来。
分享:

冀玉华:与快乐相守

分享到新浪Qing

冀玉华:与快乐相守


冀玉华:与快乐相守
  • 本类最新
  • 娱乐
  • 影视
  • 旅游
  • 明星
  • 美图
返回顶部